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奥运志愿者的发展进程

CCTV.com  2008年06月03日 16:40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beijing2008  

介绍

  这篇论文旨在研究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志愿者活动。

  我们将对奥运志愿者的理念从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到今天的发展进行探讨。尽管志愿者这一理念直到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才被给予了一个更加清晰的定义,但在实践中,它可以追溯到皮埃尔•德•顾拜旦创立的第一届现代奥运会。

  这篇论文包括对至今历届夏季和冬季奥运会官方报告的系统分析,还有对奥林匹克文献的梳理。我们尽可能地从曾经亲身参与奥运会志愿者工作的人士那里获得第一手资料,但这种第一手资料最早只能追溯到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

  我们最初给自己提出的问题是一些比较常见的问题,比如:什么?谁?怎样?何时?为什么?在历届奥运会的具体情境中奥运志愿者的理念是什么?在过去这些年中哪些人充当过奥运志愿者?志愿者的工作从何时起在奥运会中存在,并且他们的工作是什么?他们是怎样成为志愿者的?他们是怎样被招募和培训的,并且这其中有什么样的计划?为什么这其中的一些个人会决定成为志愿者?

  这些问题需要从历史的角度进行分析,即,对奥运会自身的发展进程,奥运会受欢迎程度的日益增加,以及大众对奥运会的期望等方面进行分析,特别是对这过去二十年的奥运会情况进行分析。这些问题还需要放在20世纪这个充满着政治和社会变化的大背景下加以审视。

  奥运志愿者的理念

  在之前的一些文章中,其他的专家已经定义了什么是社会志愿者,并将其融入于现实生活中。根据社会和文化的差异,以及志愿者自身从事工作的性质的不同(宗教、政治,体育和健康等),志愿者的理念会有很大的差别。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能找到他们的一些共同之处:

  -自愿行为:是一种个人自愿的,非强迫性的行为。

  -利他主义:不受金钱或者利益的驱动。

  -社会贡献:在某些方面,为社会做出有益的贡献。

  即,作为一名志愿者,他/她的行动是建立在个人自由决定的基础上,并且这一决定是在集体主义和利他主义原则的驱动下做出的。

  但是,虽然志愿行为源于个人决定,但志愿者工作是一种集体主义的展现,这项工作需要由非营利性的机构来引导。这些机构激发个人的动力;渴望参与到社会事务中;并加强人们的责任感和合作精神,这些正是志愿者工作需要的。这些机构的行为促进社会结构的形成,并且提高社会的文明程度。

  奥运志愿者总论

  一份作为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官方报告组成部分的奥运会术语汇编第一次给出了奥运志愿者的清晰定义:“奥运志愿者是一个在奥运会这个组织里,对集体作出个人和利他承诺的人,他/她承诺将尽其所能完成交与他/她的任务,并且不接受金钱或奖品等类似性质的奖赏。”

  在巴塞罗那奥运会时,清楚的规定了是巴塞罗那奥组委分配给志愿者工作,并享有他们的贡献。一届奥运会的所在国的奥组委第一次出现在1980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时,这届奥运会首次创立了志愿者项目,并招募了6000名志愿者。

  后来的洛杉矶、卡尔加里、汉城奥运会,志愿者项目成为了奥运会组织工作的基本组成部分。现在,志愿者对奥运会的可持续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尽管如此,奥运志愿者这一理念在获得它的明确的定义之前,与社会志愿者和体育运动的发展经历了一个同步的发展进程。事实上,在现代志愿者类型的名录里,体育志愿者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就像社会志愿者一样,体育志愿者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不是出于经济或其他的功利目的,自发地为社会的利益做事。他们行动的目标是为了从整体上促进社会的福祉,改善他人生活的质量等。社会同样需要那些能够合理利用这些志愿者个人贡献的机构。有一些体育组织有着稳定的和永久的志愿者项目,另外一些则临时招募志愿者去执行一定的具体的目标,并完成给定的任务。在这两种类型里,即稳定的志愿者组织和临时性的组织(奥运会就属于后者这种类型),对于志愿者活动是在组织内部进行或者在组织外部进行,我们必须区分开来。

  在许多国家性的机构里,特别是成员较少的那些机构里,专业性的工作由志愿者来做。在奥林匹克运动初期,相关的专业性工作同样由志愿者来做。皮埃尔•德•顾拜旦,靠他的朋友和同时期各个体育协会首脑的支持,通过他的类似于志愿者性质的工作,创立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

  一些最新的关于体育志愿者的研究表明现行的各种志愿者活动有消退的趋势,但与大型活动相关的志愿者活动或是保持现状或是发展壮大。其他的研究观点,即主要与社会志愿者工作有关的观点,正试图定义一个新的志愿者理念,以适用于当今情况和可预见的未来10至15年的情况。

  奥运志愿者的理念度过了它的最辉煌的时期20世纪90年代,2000年悉尼奥运会,对于奥运志愿者理念的重新定义和新理念在未来的适用来讲,无疑是一次极为重要的奥运会。

  奥运志愿者的理念的发展进程

  总述

  奥运志愿者的发展进程可以从奥运会自身的内部结构和外在的社会变化加以分析。我们可将其分为四个阶段:

  从1896年雅典奥运会到1936年柏林奥运会,这第一阶段的特点是志愿者工作以匿名的方式进行,工作主要在国家机构、俱乐部和奥组委中开展,这些工作与当时的体育运动的社会和教育性质保持一致。志愿者主要由童子军和军队构成。

  从1948年伦敦奥运会到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这一阶段以当时的社会和政治形势为主要特征。大多数奥运会由那些工业化国家主办,这些国家扮演着二战后新的政治、社会、经济秩序捍卫者的角色。随着主办国家的不同,以及它们各自的志愿者和社会工作传统的不同,历届奥运会呈现出不同的特色。志愿者工作的全局意义继续增大,童子军和军队依然重要,但个人的贡献也开始出现。

  从1980年普莱西德湖奥运会到1988年汉城奥运会,这一阶段出现了当今的奥运志愿者模式。在普莱西德湖奥运会期间,志愿者成为了当地奥组委的奥运会整个项目的一部分,到洛杉矶奥运会时,志愿者已成为不可或缺的部分。尽管有着各自不同的组织理念,萨拉热窝、卡尔加里和汉城奥运会也都有志愿者项目。

  从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巴塞罗那夏奥会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现今的志愿者模式成为了当地奥组委和人力资源策划的有机组成部分。随着奥运会规模的持续扩大(她已被认为是一项超大规模的赛事),志愿者显得越加重要。他们不仅保障赛事的进行,对电视转播和同时进行的文化交流也有着重要作用。

  1.最早的奥运志愿者

  概述

  由于许多人的类似志愿者性质的工作,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初期,其组织的基本结构得以建立。这一过程与许多体育组织的发展同步,这些体育组织的发展得益于许多体育业余爱好者的志愿工作。这些业余爱好者建立了第一批体育俱乐部。

  在1896年雅典、1900年巴黎、1904年圣路易斯和1908年伦敦奥运会时,志愿者一词并没有清晰地表述在官方的报告中。但是,毫无疑问,有一些持有利他主义信念的人投入到了奥运会的组织工作中。那时的奥运会规模较小,家庭和朋友关系等因素对其成功举办有着重要作用。

  童子军

  在早期的奥运会期间,除了执行现今志愿者功能的军队外,由巴登•鲍威尔于1907年在英格兰发起的童子军运动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童子军的贡献始于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他们主要负责传递信息,维持安全和秩序,做各种体力劳动,如:拿旗帜,排除障碍物。

  童子军与奥运会的关系不仅仅是在组织工作方面。就像奥运会的模式,每四年都会召开一次童子军国际大会。直到20世纪20年代,历届的童子军国际大会都会有体育竞赛和游行。

  二战前,童子军对奥运会的贡献持续增大,像1920年安特卫普,1924年巴黎,特别是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

  童子军被划分为不同的营去为公众提供服务,保障安全。在顾拜旦的回忆录中,他赞许了参加安特卫普奥运会的童子军表现出的精神。1924年巴黎奥运会时,童子军在一次正式的仪式上行了军礼。沙莫尼奥运会时,童子军作为举旗手参加了开闭幕式的游行。

  柏林奥运会时,童子军被纳粹青年运动的成员取代。这一组织极端地反对巴登•鲍威尔所倡导的和平主义、自然主义和兄弟主义的理念。事实上,在1939年以前,在意大利和德国,已经出现了解散童子军运动的活动。童子军在二战中在许多国家(比如法国),参加了反对极权主义和纳粹占领的抵抗运动。

  二战后,童子军继续参加奥运会。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时,童子军和其他青年组织都起着重要作用。他们的主要工作是传递信息,也做其他工作。“2191名成员(1617名男孩和574名女孩)从事这项无薪水的工作。他们当中,59名班长和434名普通成员负责宣传工作,130名当引导员,1568名任信息传递员。”这份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的统计报告第一次清楚地提到了女性志愿者。尽管早在1912年巴黎奥运会时便有了女童子军。随着女性在社会和政治事务中地位的提高,女性志愿者的作用也日益显著。

  在1956年的墨尔本奥运会期间,童子军发挥了最大的作用。青年组织由男童子军,女童子军,空军培训团成员三部分构成。从1955年十一月开始,超过3500名童子军参与了奥运会工作,而他们的回报只有一日三餐。他们出现在90%的比赛场地,赛会组织者对他们的工作十分满意。他们帮助公众和儿童,协助警察,接待贵宾,为从各个体育组织来的代表团充当向导。

  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由童子军和其他一些组织提供的自发的和间接的帮助非常引人关注。他们被委任在奥运会大部分时间充当旗手。1998年长野冬奥会时,男童子军被再次委任于奥运村担任旗手。

  军队

  就像我们已经提过的,军队在早期的奥运会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尽管直到1956年的科尔蒂纳丹佩佐冬奥会的官方报告中才第一次清楚地记载了军队的作用。在那届冬奥会中,军事学院的学生参与了典礼的游行,并为赛事的准备提供物质和技术支持:“他们的贡献是,担任组织形式的技术顾问,为赛事准备提供人力支持,为奥运会彩排提供技术和物质支持。奥运会结束后,提供人力拆卸一些临时搭建的设施。”

  在整个上个世纪60年代,军队一直参与奥运会的工作。在1960年斯阔谷冬奥会期间,军队主要负责在山坡上举行的赛事的安全工作。

  在接下来的历届奥运会中,军队从事了许多现在由志愿者从事的工作。例如,在1968年格勒诺布尔和1976年因斯布鲁克冬奥会期间,军队从事了设施和赛场的准备和维护;用直升机运送赛会组织者;运输所有参与人员的设备;参与了典礼、停车场的基础设施建设。

  随着世界局势的动荡,军队的工作越来越主要与保障安全相关。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惨案更加说明了这种变化的迫切性。因为奥运会是如此受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她也自然成为了各种政治性示威抗议活动的理想场所。

  现在,军队依然为奥运会的组织工作提供一些基本帮助。但是,它的人员数量相对减少,并被视为政府资源的有机组成部分。

  个人金钱捐助

  我们还必须提到个人的经济捐助。这些捐助确保了奥运会的正常运作。顾拜旦在他的回忆录中记述了1896年雅典奥运会时,全世界的希腊侨民为奥运会的举办曾经慷慨解囊。

  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时,有一种叫“善举”的说法,这表明一些人愿意主动为奥运会捐钱。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家庭捐助了大量钱款。这些捐款被命名为“国民捐献”,数额达到332309法郎,占当时总收入的2.5%。另外,总收入的80%由国家补助和门票收入构成。

  2.二战后,国际新秩序中的奥运志愿者

  这期间,志愿者需要做的工作变得多样化,还发展了一些新工种。像帮助公众,赛事筹备,观众和选手的信息提供,引导员,田径比赛结束后障碍物的清除,协助警察,翻译服务等。因此,志愿者工作与整个的奥运会工作联系得愈加紧密。另外,志愿者开始在夏、冬奥运会与领取薪水的员工一道工作。

  1952年的奥斯陆奥运会,志愿者从事的工作又有了新发展。例如,为了更好地筹备赛事,志愿者进行了调研工作。另外,志愿者首次参与了门票收集、观众监督和多个领域的技术工作。

  相对来说,志愿者工作的第一次大发展发生在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250名女童子军在布劳德赫斯特小姐的领导下,为奥运村的女运动员提供服务,充当运动员和官员的向导,为购物或其他活动提供帮助。”志愿者还从事:信使,看管停车场的官员轿车,机器操纵员,独木舟的准备和维护,贵宾接待,帮助走丢的儿童,赛事奖牌的分发,摄像人员的助理等。

  在1960年的罗马夏奥会和斯阔谷冬奥会中,志愿者继续在奥运会的各个工作领域作为向导员、翻译员和援助员工作。斯阔谷冬奥会时,志愿者从事了运输服务:“有一群女性志愿者在旧金山和里诺机场工作。她们帮助所有来参加奥运会的人员解决在海关通关时遇到的问题,提供翻译和运输服务。”

  此外,加利福尼亚州的志愿者跟前面一些奥运会的志愿者一样,也做着向导和体育设施的维护工作。在罗马奥运会时,志愿者第一次担任了广播员,并继续作译员的工作。译员的挑选十分严格,只有法语、英语和其他语言十分好的年轻人才被选中,以便确保与与会者沟通的顺畅。155名志愿者还帮助了媒体的工作人员。

  1968年的墨西哥奥运会,志愿者除了做接待、信息传递等常规工作,还做了两个领域的工作:

  (1) 为国际奥委会成员,墨西哥奥委会领导,国际体育组织成员,体育和文化代表团的领导,以及特别来宾提供一对一的个人服务。

  (2) 为媒体代表和体育代表团的某些成员提供一般服务。

  这一区分反映出志愿者工作的细化。

  20世纪70年代举办的奥运会的报告没有为志愿者和他们的工作提供许多信息。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官方报告没有特别详细的记录志愿者的工作,只是着重强调了志愿者传递奥运火炬。同年的札幌冬奥会报告提到了2128名志愿者作为翻译在商店、公共汽车站和赛场为来宾服务。1976年的蒙特利尔奥组委打算将奥运会变成学生的另一个学习科目,于是许多年轻人投入到了奥运会的组织工作中,并为奥运来宾提供食宿和帮助。

  奥运志愿者大发展的年代逐渐来临。因为油价攀升和中东局势紧张,世界经济处于萧条之中。在二战后发展起来的福利国家此时需要重新定义。一些工业化国家也开始采取主动措施来改善政府行为的不足之处。

  当1980年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被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时,奥运会也步入了她的危机时代。收视率,电视转播权,娱乐元素的引入开始被国际奥委会所考虑。

  3.当今奥运志愿者模式的起始阶段

  1980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是奥运会志愿者历史发展进程的关键时期,在官方报告中一句话恰如其分地总结了他们的作用:“如果没有这6700名有力的志愿者大军,第13届冬奥会不可能成为现实。”

  这些志愿者既没有来自哪个特定的组织,也没有接受任何的补偿和奖赏,因而与当今的志愿者理念较为一致。此外,他们的招募和培训也考虑到了每个人在不同体育项目上的能力水平。

  志愿者来自各行各业:“商人、学生、教师、家庭主妇、医生、律师、教授、老人和青少年,滑雪者,冰球、雪橇、溜冰爱好者,简而言之,来自全世界、全美国和各行各业的男人、女人和年轻人。”

  他们在各种领域工作:“体育官员和组织者,信使和邮递员,书记员,校对员,群众组织者,打字员,计时员,裁判。”

  他们工作时间长。他们领取统一制服。为他们提供食宿。最后颁发给他们证书。但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们感到自己是奥运会不可或缺的部分。此外,外语能力较好的志愿者在许多工种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普莱西德湖冬奥会的志愿者模式被后来的奥运会沿用,特别是在1984年萨拉热窝冬奥会之后的奥运会。

  大多数有关奥运志愿者的文献都不将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作为现代奥运志愿者模式的起点,而是将这一荣誉授予了洛杉矶奥运会。在洛杉矶奥运会时,有近约30000名志愿者经过统一和有组织的安排,从事着各类工作:赛场支持,医疗卫生,媒体,陪同代表团和个人,公共关系,鉴定服务,技术和通讯,运输,赛场的入口控制,餐饮,财政,行政管理等。同时,有一支特别的志愿者在奥运会下设的25个分委员会中工作。洛杉矶奥组委之所以如此依赖志愿者,主要是经济原因所致。就志愿者的数量和工种的种类而言,洛杉矶奥运会是奥运志愿者发展进程的重要阶段。另外,比起萨拉热窝和普莱西德湖奥运会,此届奥运会也更侧重从经济角度方面运作,这也是为什么有如此庞大的志愿者队伍的原因。

  这之后,志愿者的功能被确定下来,后来的历届奥运会中基本没有改变。新发展包括:志愿者参加艺术节;参加开、闭幕式以此来纪念1924年圣莫里茨奥运会青年人的贡献。

  大众参与志愿者工作在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中得到了巩固。团结和奉献精神在大众对这届奥运会的支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展现。这些精神对未来的志愿者是一种激励的源泉。志愿者来自社会的各个群体,有学生,还有退休人员和老年人,这秉承了加拿大的优良民族传统。

  4.当今的奥运志愿者:奥运志愿者的蓬勃发展

  概述

  当前的以个人自发、自愿为基础的奥运志愿者模式在1992年之后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阿尔贝维尔、巴塞罗那、利勒哈默尔、亚特兰大、长野奥运会见证了以个人为基础的志愿者为奥运会成功举办作出的杰出贡献。这些志愿者不希望得到任何的金钱酬劳。

  还必须指出,奥运会已成为了一项超大规模的赛事和国际体育界的最重要的事件。运动员和媒体人员的数量现在已经呈螺旋式的上升。在这种新的形势下,志愿者的数量也大大增长,并且融入到整个奥运会的组织结构里。

  奥运志愿者数量的发展

  夏季奥运会

  1984 洛杉矶 28742

  1988 汉城 27221

  1992 巴塞罗那 34548

  1996 亚特兰大 60422

  2000 悉尼 50000

  冬季奥运会

  1980 普莱西德湖 6703

  1984 萨拉热窝 10450

  1988 卡尔加里 9498

  1992 阿尔贝维尔 60422

  1994 利勒哈默尔 9054

  1998 长野 32579

  不同的招募和促进形式

  概述

  许多不同的个人情况促成了个人作出决定成为奥运志愿者,这一决定也会受到一定的社会情况的影响。一份对历届奥运志愿者招募形式的研究表明有三种不同的模式:

  A 国家推广

  这一形式始自1936年柏林奥运会,也被诸如:1980年莫斯科,1988年汉城和1948年伦敦奥运会采用过。

  在这些奥运会中,组织工作的挑战和困难由整个国家承担,国家机构被用来确保举办的成功和增强国民的民族自豪感。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成为了纳粹政治宣传的工具,奥运会的组织与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的政治形势紧密相连。1948年的伦敦奥运会成为了二战后英国人民展现国力的有利契机。

  1988年汉城奥运会之前,汉城奥组委主席于1985年9月30日发表了一片演说:

  “我希望我们的人民可以以坚定的意志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来。这是一项可以给祖国带来荣誉的崇高的任务。……更不用说,汉城奥运会的举办成功是我们必须尽力完成的历史使命。为了完成好这项历史使命,我们必须充分调动国民的智慧与才干。让我们将这段时期作为‘光荣的时代’被人们所铭记。让我们作为为祖国辉煌未来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一代人而写进历史史册。”

  B以各种组织为基础

  这一模式在奥运会的历史上屡见不鲜。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一形式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初期就采用过。这一形式的目标是利用已经存在的地方、国家的组织网络,甚至家庭一级的组织网络。当然,在20世纪早期的奥运会中,这些网络的规模比现在小得多。

  1992年4月,亚特兰大奥组委宣布他们将会成立一支由乔治亚州公务员、社区居民和商人组成的“奥运力量”。这些人自愿为社会做出超出自身职业范畴之外的贡献。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新闻官员赞扬了公众的积极响应,并宣称这种响应在奥运历史上还没有先例:“四年期的奥运志愿者招募计划促进了公众参与到奥运会之中。超过1600个团体——从登山俱乐部、专业社团到文化组织和园艺俱乐部——加入了亚特兰大奥组委领导的‘奥运力量’。这支力量执行着每年的服务计划。这代表着奥运会第一次被用来鼓励志愿者精神的传扬,并且第一次在乔治亚州不同的团体之间有了相互的合作。”

  C公民个人

  这一模式被最广泛地用在90年代的奥运会中,并且“与以各种组织为基础”成为了即将到来的悉尼和盐湖城奥运会的选择模式。

  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志愿者招募与往届不一样,它在巴塞罗那还没有被正式确认成为主办城市之前就已经开展起来了。基于这个原因,当巴塞罗那被宣布为主办城市的那一刻,人们欢呼雀跃为之前长达5年的大众的不懈支持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巴塞罗那是少数的几个因为举办奥运会而创立了自己的志愿者组织的城市之一。

  巴塞罗那市民参与奥运会的热情和投入使她在几个候选城市中脱颖而出。截止到1986年12月,志愿者项目共招募到102000名志愿者,这一结果说明了当地居民参与的热忱,因为之前的历届奥运会花了更长的时间招募志愿者,但最终结果却比这个数字少得多。

  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第一次有了志愿者的数据,其显示大部分人是当地居民。之后的巴塞罗那、利勒哈默尔、亚特兰大和长野奥运会也是这一结果。

  去年10月15日,《盐湖城论坛报》刊载了一篇关于2002盐湖城冬奥会志愿者的文章:“在盐湖城奥组委的领导下,志愿者将会在冬奥会期间组织各种集会以便让当地犹他州居民和来参加奥运会的人士更加亲身地感受奥运会。……这是‘我们的城镇也是你们的城镇’计划。通过这项计划,志愿者们不仅可以有一种一生的美好回忆,还能学到今后用得着的技术本领。”

  以上这三种模式不是互相排斥的。事实上,在过去的20年举办的奥运会采用了这三种模式的不同组合形式,尽管有时一种模式占主导地位,但不好说这样做是不是有意而为之。

  奥运志愿者的动机

  上述采用的模式的特点与奥运志愿者的个人和社会动机紧密相连,我们能够列出一些基本动机:

  -奥林匹克哲学理念倡导的合作与和平的精神

  -作为公民、社团和国家成员的责任感。

  -个人挑战

  -有一种群体的归属感

  -与一种群体有认同感

  -各种形式的个人满足感

  当然,可能存在其他更多形式的个人动机,但在最近几届的奥运会中,“有一种群体的归属感”是最常见的促使人们成为志愿者的因素。只提卡尔加里,阿尔贝维尔和利勒哈默尔这三届奥运会,志愿者是一支“团队”的正式组成部分。

  当今的志愿者知道他们在奥运会组织工作中的特殊作用,并且以此为豪。

  制服、徽章、饰物等特征加强了志愿者的群体归属感和集体意识。毫无疑问,制服在这方面的贡献最大。

  在六七十年代,奥运志愿者便有了统一的外在特征。八十年代,开始有了统一制服。其实,早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时,“志愿者中的翻译在领子上别有旗帜别针以在城市中表明他们的身份。“

  以上我们描述了奥运志愿者,在过去这些年哪些人是志愿者,他们从事的工作,何时以及为什么他们决定成为志愿者,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其他问题,并且从我们对奥运历史的研究里得出些结论。

  未来奥运志愿者活动所面临的挑战

  奥运会参与人数的增多和媒体对其的影响,使我们需要以全球的眼光来审视奥运会可持续发展所面临的新课题。

  利兹•伯恩斯所提到的社会志愿者的巨大成功同样发生在奥运志愿者项目上。悉尼奥运会将会有50000名志愿者,并且这一数字将会毫无疑问地在未来的奥运会中继续增加。志愿者项目肯定会遇到挑战和困难。

  培训

  奥运会期间所需要的工种的增加,使志愿者培训工作要更加细化。

  尽管八十年代以前,已有了志愿者培训,但从八十年代起,培训工作开始越来越受到重视。

  1960年罗马奥运会为了挑选最合适的志愿者,创设了培训课程。七十年代举办的奥运会很少给志愿者提供培训。只有1972年的札幌冬奥会为翻译志愿者提供了课程培训。普莱西德湖冬奥会同样也是志愿者培训的重要发展阶段。根据每人的不同技术和经验,6703名志愿者被派往不同的体育项目和组织机构工作。“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很长时间,志愿者便被带往普莱西德湖接受培训。例如,在一年半之前(1978年9月),冰球项目的志愿者,包括助理官员、计时员、射门得分裁判、运动员接受惩罚出场时的看管员等便与来自安全、媒体、医疗卫生界的代表举行了一次会议。”在1978年的整个夏天,各种体育委员会为志愿者举办了指导性的讲座和会议。

  1984年的萨拉热窝和洛杉矶奥运会为志愿者提供了一系列的培训课程,以确保赛会的筹备和组织工作达到最佳。

  跟普莱西德湖一样,萨拉热窝的志愿者培训基本上包括:对该地区地理和社会政治历史的介绍,特别强调了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原则。同时,也有对比赛时组织工作和使用的相关技术的具体指导,还有对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体育传统的介绍。

  1988年的卡尔加里冬奥会对志愿者的教育、培训和安置有一整套综合的方案。基本培训包括对奥林匹克运动的介绍。在培训过程中,有参考手册和录像资料辅助教学。具体培训侧重于提供各种体育项目的相关知识,以确保志愿者成功地完成自己的任务。培训的最终阶段始自1988年1月,是1985年就已经开始的整个培训项目的最重要阶段。所有的这些保证了“团队 88”为他们的志愿者工作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汉城奥运会的志愿者有之前参与亚运会的经验,这一点对他们准备奥运会是很重要的。在111144名最初的报名者中,99031名曾经是亚运会的志愿者。因此,汉城奥组委决定将一半的人员岗位由志愿者来担任,以便增强公众参与的积极性,促进国民的团结。当时的培训包括三部分:文化课程,介绍工作和功能的课程,实际的动手操作课程。

  巴塞罗那奥运会是志愿者培训的里程碑。志愿者招募始自1986年,在巴塞罗那被宣布为主办城市之前的几个月就已开始。为保证筹备工作的有效进行,基本和具体的培训工作分开开展。培训课程的目的是:达到志愿者之间合作的最佳程度,同时也是挑选合格志愿者的过程。

  与巴塞罗那夏奥会相近,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的志愿者基本培训内容有:录像资料,计算机技术,一本170页的书《功绩的分配》,三个版本的《团队92》杂志。具体的培训与志愿者将会服务的某个具体体育项目紧密相连。

  利勒哈默尔和亚特兰大奥运会没有给志愿者培训带来新的东西。依然有对奥林匹克运动、奥组委、主办城市的特色的介绍。具体培训与志愿者自身的技术和能力相吻合。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志愿者培训强调外语、科技和媒体三个方面。

  最近几届奥运会在许多领域对高水平的专业培训的需要不断增加,特别是信息技术和语言。

  志愿者数量的大发展,使培训工作日益重要。当今的奥运会规模为奥运组织者提出了不少挑战。因此,悉尼奥运会的志愿者培训由大学传播学的老师来指导,盐湖城冬奥会时也有过类似举措:“大学参与志愿者的语言培训,并培训那些未来将会工作在国际传播领域的同学成为志愿者。”

  这些发展可能会改变人们对奥运志愿者的既有观念。

  奥运志愿者的回报

  从早期的奥运会到当今的奥运会,志愿者的回报在于通过在一个大型组织中的工作,完成了分配给的任务并实现了个人目标。

  除了这些“精神”意义上的奖励外,也有其他一些更为物质性的奖励,比如作为组织机构的成员可以参加相关的赛事活动;可享有其他一些便利;获得一枚特制奖章或证书。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志愿者项目写道:“对于志愿者的奖励有一张参与证书,一枚特制翻领别针,一只手表(由奥运会计时器械赞助商Seiko提供),两张开幕式着装彩排的门票,一套志愿者制服。”

  但是,随着对志愿者要求的变化,他们的奖励也有所变化,更向着职业化的领域贴近。参与奥运会的组织工作可以增加职场经历,为未来正式找工作做准备。参与奥运会还能使志愿者增加有益的社交性交流。

  如果学生能从事高度技术化和专业性的志愿者工作,将会为未来的求职增添更多的优势。

  这些发展是现在争论的话题,也是有关未来志愿者项目研究的课题。

  结论

  体育志愿者,包括奥运志愿者,不仅为奥运会的组织和运作作出了无私贡献,也为当今社会树立了团结协作和为他人无私服务的榜样。

  奥运志愿者运动的重要性在于:

  -从政治的角度看,可以为了一个共同的事业将个人的能量汇集起来;是一种参与一种伟大的公众事务的形式和表现。

  -从经济的角度看,节省了大量的人力薪水开支。如果培训充足的话,志愿者完全能胜任分配给的工作。

  -从文化的角度看,志愿者的培训涉及了基本的跨文化交流和合作的知识。

  在二十世纪初叶,志愿者是一些组织的成员(比如:童子军)。这些组织为社会的需要提供服务。今天的志愿者以个人身份报名为某个项目服务,像国家级或世界级的比赛,奥运会等。在这些赛会中,他们组成了一些组织以便为大家服务。

  目前有一些问题值得考虑:

  -志愿者与实习生、为增加工作经验而工作的学生、挣工资的上班族的区别。这些社会角色现在难以区分。许多社会学家声称这一混淆是有积极意义的;未来的志愿者项目可以为那些没有工作的人提供培训机会,为年轻人提供增加工作经验的机会,为退休的人提供第二种职业选择。但直到目前,这一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志愿者接受的培训越来越细化。一些人认为:体育志愿者的专门化是必要的,这是由我们现在社会各个方面也都变得极端细化以及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高质量的服务这两个因素造成的。现在只重视量的阶段早已结束了。

  -我们还要考虑到残奥会志愿者的问题。我们必须了解这一特殊的奥运会需要什么样的志愿者以及他们需要怎样的培训。

  这篇论文的作者:安娜•博雷纳•莫瑞诺 西班牙奥林匹克运动研究中心

  还有两位联合作者:米盖勒•德•莫哈卡 哈勒•帕尼亚圭那

  这篇论文发表在1999年11月24日至26日在瑞士洛桑举行的一次关于奥运会的学术会议上。

  文章来源:http://blues.uab.es/olympic.studies/volunteers/moreno.html

责编:LiuAnqi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